减持、白送控制权 欧比特实控人为何如此着急"离场"
财联社| 2019-11-22 19:16:26

欧比特(300053.SZ)可能发生的控制权变更事项引起市场关注。如果此次交易成行,顶着诸多学术和技术“光环”的现任实控人颜军,就将失去他对一手创办的公司的话语权。而隐藏在这桩交易背后的,则是颜军自公司上市以来堪称“疯狂”的减持以及超过4亿元的套现。截至目前,其解禁的限售股份几乎已被抛售殆尽,而通过出让表决权的方式将公司控制权拱手相让,也不免让人产生怀疑:颜军如此着急“离场”,究竟是因为什么?

解禁股份已被减持殆尽

根据欧比特方面披露的信息,格力金投此次拿下公司的控制权,采取的是收购其他股东的股份和获取实控人表决权的方式。根据目前的股权分布情况,格力金投在收购其他三名股东的股份后,其持股比例最大可能超过14%。而目前,公司实控人颜军的持股比例为12。72%,稍低于格力金投。鉴于颜军是欧比特的创始人且自身是技术出身,格力金投仅仅高出2个点的持股比例,或许并不足以让其拿下公司的实际控制权。

但如果颜军主动出让表决权呢?那形势就不同了。换句话说,格力金投能顺利“入主”欧比特,靠的是公司现实控人“送礼”。而事实上,当颜军在11月14“默契”地减持股份后,其手上可供流通的无限售条件的股份仅剩下281.3336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只有0.40%。这就意味着,就算颜军把这仅剩的一点流通股转让给格力金投,也不足以让其坐上公司实控人的位置。于是,颜军再次奉上自己的表决权,让格力金投得以在低位吃进公司7个点的股权后,以一种几乎“零成本”的方式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彻底收入囊中。

但如果投资者们去翻阅一下颜军在公司上市以来的持股比例变化,或许会对他以上的举动表示“理解”。

根据欧比特招股书披露的信息,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,颜军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为3493。35万股,持股比例46。58%。上市后,虽持股数不变,但持股比例被摊薄至34。93%。根据颜军的承诺,在公司上市后36个月内,不转让所持有的发行前的公司股份。2011年,欧比特转增股份10000万股,颜军持股数增至6986。70万股,但持股比例依然是34。93%。2013年3月18日,颜军所持有的1746。675万股股份解禁,也正是在这一年,颜军“迫不及待”地进行了3轮减持,持股比例也因此下降至27。93%。按照当时披露的价格计算,颜军3轮减持合计套现7934。1万元。

根据欧比特历次公告披露的信息,在此后的2014年,颜军亦进行了两轮减持,合计套现近1。2亿元。到2014年末,颜军的持股比例下降至22。94%。2015年,欧比特增发后,颜军的持股比例继续被摊薄至20。72%。2016年开始,因为员工持股计划以及公司其他管理层的增持,及至2018年末,颜军的持股比例只有16。31%。而2019年7月和11月,颜军又进行了两轮减持,合计套现2。45亿元,从而将其持股比例“成功”地降至12。72,%,为格力金投“入主”铺平了道路。

颜军持股比例变化(数据来源于欧比特历年年报)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财联社记者的梳理和测算,欧比特上市9年以来,颜军通过频繁减持套现的金额超过4亿元。在此期间的2016年1月,或许是为“配合”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,从而避免因频繁减持给股价造成压力,颜军花了1500万参与了计划。而这,可能是作为公司创始人、实控人的颜军,在公司上市以来唯一的一次增持行为。

而通过这样“锲而不舍”的减持,到公司控制权即将被“送”至珠海市国资委的前夕,历年来陆续解禁的限售股几乎已被颜军抛售殆尽。

为何如此着急“离场”

颜军,爱尔兰都柏林大学毕业,计算机智能控制专业博士,曾于2009 年 4 月入选中共中央组织部“千人计划”创业人才。2000年,颜军回国创业,欧比特即告诞生。2010年欧比特登陆资本市场,成为第一家登陆创业板的IC设计公司。“技术派”出身的颜军对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如此没有“牵挂”?以至于冷漠到要将控制权拱手相让?

投资者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,主要是因为市场对欧比特即将要展开的故事是抱有期待的。作为一家主要从事宇航电子、卫星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业务的公司,颜军为其选取的“赛道”精准地对标了近年来市场上最为抢眼的概念。而从欧比特对自己的定位来看,因其主营业务相对较高的技术壁垒,以及与国家战略的契合度,公司大有要成为行业“独角兽”的趋势。

而对于这样的疑问,一位分析人士认为,最合理的解释只有:颜军对欧比特的发展前景并不看好——他是创始人、实控人,真实的情况只有他最了解。而一位接近欧比特的珠海当地人士则对记者表示,欧比特的业务虽然有概念有故事,但由于宇航电子、卫星大数据等业务涉及到国家核心利益,其合作单位和客户也多为保密机构,且在市场上还要与众多“国字号”的科研机构、企业展开竞争,其实际产生的收益十分有限。

记者则注意到,在公开披露的财务报表中,欧比特并未对上述业务板块的业绩数据进行具体的披露,但从主营业务结构中,却能找到一些依据。例如2018年,欧比特实现营业收入9.06亿元,但SoC 芯片类产品、SIP 芯片类产品、系统集成类产品和卫星大数据产品合计贡献的营业收入只占18.16%,还不及铂亚安防业务(占比42.09%)的一半。此外,无论是宇航电子还是卫星大数据业务,都具有前期投入大、回报期长的特点。数据显示,上市以来,欧比特的研发支出已由2010年的1024.60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6209.48万元,营业成本和财务费用也是大幅上升,但公司历年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基本都为负。

另一组数据则显示,上市第一年,欧比特的基本每股收益为0。3130元,到2018年则只有0。1390元。相比之下,欧比特超过90倍的市盈率,或许已经让颜军有些“望而生畏”了。而上述接近欧比特的人士则指出,估值太高了,风险太大,作为实控人来说,找个“接盘侠”是再好不过的选择。

只不过,此番出让表决权和公司控制权,颜军换来的难道仅仅是“脱身”?其中还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“秘密”?财联社记者将继续保持关注。

精彩推荐
热点推荐